如意刀

绿担黄苏|ARASHI|竹马O|相葉雅紀是世界的珍宝

ILLNESS

※文题毫无关系系列
※文笔一如既往地欧欧吸
※两个结局注意,一HE一BE,私以为第二个更好
※可能觉得第一个结局逻辑有点问题,我的锅,真的只是想强行he而已
*有点生气有点烦,哪里有敏.感词了……
若不嫌弃↓↓↓    
       
                  
       

        1
        日向停在病房外,迟迟没有走进去。
        有个护士推着推车经过,看见日向便打了招呼:“日向同学,这么早就来了呀。”
        “啊,嗯。”日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快进去吧,小A说昨天她值夜班的时候狛枝同学一直没睡着呢,现在精神大概也不太好吧。”护士露出一个体贴的笑容。
        日向犹豫了一会儿,敲了敲门,听到了“请进”后便进去了。
       
        狛枝凪斗偏头看着窗外。
        看见日向进来了,他看向日向,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日向君你来啦。”
        日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护士说你昨晚没有睡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可以吧。”
        日向看到了被放在一边的早餐。
        “早餐……吃不下吗?”
        “稍微有点没有胃口。”
        日向叹了口气,“还和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可不行啊。”他端起碗,盛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狛枝嘴边。
        狛枝拒绝张嘴。
        “你啊,难不成还要我‘啊——’的来喂你吗,你是大学生了吧喂。”
        狛枝小口小口喝下了那勺粥。
        日向继续喂给他。
       
        “啊!”狛枝不小心把粥洒到了日向的袖子上。“没事的没事的,你好好躺着……”日向用纸擦衣服上的粥,被弄湿的白色袖子与皮肤黏在一起,显出浅淡的红痕。
        “日向君,这是怎么回事?”狛枝的目光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日向慌慌张张地把手藏起来,被狛枝一把抓住。
        手腕上赫然是一条疤痕。
        “日向君你……”谁都没有把话接下去。
        似乎过了很久。
        狛枝凪斗发出一声轻笑。“果然还是我这样的渣滓,给充满希望的日向君也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呢……”
        “不是的!”日向慌慌张张地想要解释,“其实是帮左右田组装东西的时候,被锋利的零件割到了。”
        “零件精准无误地割到了血管?”狛枝提出犀利的反论。
        日向沉默了。
        狛枝凪斗抚摸着日向手腕上的伤疤。
        “日向君,虽然我已经是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但起码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啊,毕竟希望可不能为了垫脚石这样的存在而毁灭啊。”
        日向仍低着头。
        狛枝看见日向的眼泪一滴滴掉下来。
        “日向君?日向君你怎么……”狛枝慌忙地找餐巾纸替日向擦干眼泪。
        日向突然抱住了狛枝。
        “别再说什么半死不活这样的话了。”
        狛枝的手停在半空。过了会儿,他也回抱住日向。
        “我知道了,对不起。”
       
       
       
        2
        日向创看着自己满是血丝的眼睛。
        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眼睛布满血丝,挂着黑眼圈,显然是长期的心力交瘁。
        日向创自嘲地笑了笑。这样难看的样子,怎么会是狛枝所期待的希望呢……
        自己只是个平凡人罢了,会哭会笑,不是那种即使经历了残酷的自相残杀也能笑着说要相信未来的伟大的英雄啊。
        希望什么的,不是我啊……
        日向创走出卫生间,本来干净的房子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窗户被厚厚的窗帘掩着,没有一丝光线。地上散乱着空了的罐装咖啡和一些已经被翻烂了的书。
        他踢着瓶瓶罐罐走到书房,桌上正摊着一本厚厚的书。
        他坐下来翻阅。
       
        他一把合上书,把书摔在地上。
        书房里也是不出意外地乱,加了这本书更加难以收拾。日向趴在桌子上,难以自持地痛哭出声。
        他只是个普通人,费劲心力看懂了这些晦涩的医学书,却也学不会那些复杂的手术。
        理所当然的,也救不了狛枝凪斗。
        没有谁救得了狛枝凪斗。
       
        他记得狛枝拿到体检结果的那一天,还笑着对自己说:“没事的,日向君。只是小病而已,况且我这么幸运,怎么会病死呢。”
        到现在的,“只是希望你还能好好活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
        他崩溃地站起来,忽然看到手腕上的伤疤。
        他用笔尖狠狠地划开了伤疤。
        在感受到来自身体的真实的疼痛以后,他的心脏剧烈的颤动,脑袋也嗡嗡作响,可却觉得平静了下来。
        当有什么地方比另一个地方更痛的时候,疼痛总会覆盖疼痛。
        他知道他这样的自.残倾向是心理疾病,可他不想去治。
        这样接近死亡的方式,让他会在片刻间觉得自己和狛枝走在了同一条路上。
        他会有错觉,他们可以一起死。
        日向创冷静地看着自己病入膏肓,看着自己在家慢慢地腐.烂。
        可这样几乎已经脱离常轨的日向创,在医院要努力不让自己哭,让自己一如既往地灿烂的笑出来,装成狛枝只是小病小痛,马上就会好的样子。
        他们都知道对方强迫在自己笑。
        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脱离了常轨。
        他们只是冷静地看着自己脱轨,然后相视一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3
        日向透过窗子看着楼下的狛枝,他静静地坐着,似乎在看着面前的孩子玩耍,似乎只是在发呆。
        他帮狛枝整理周围的东西,突然的,一些东西掉了下来。
        日向捡起来,那是一个鼓鼓的大信封,上面写着“寄.日向君”。
        日向疑惑地拆开来,里面一封封信,有些看上去有些旧了,显然不是一个时间写完的。
        他拆开来第一封信。
        “今天认识了日向君……
        ……
        好像有点喜欢上.日向君了。”
        第二封信。
        “竟然能和日向君一起出去玩,垃圾般的我是多么幸运……
        ……
        虽然我只是希望的垫脚石,而日向君是耀眼的希望。
        可是希望配垫脚石,似乎刚刚好。”
        第三封信。
        “今天和日向君一起上课,不同专业果然还是听不太懂……
        ……
        日向君犀利的回答问题的样子也很帅。”
        他直接拿了最后一封信。
        “我没告诉日向君,其实医生说了,我这个病几乎是无药可医了,除非……”后面的字被划掉了。
        “……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
        ……我知道日向君大概也濒临心理崩溃的边缘了,我们现在再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是这是我这个渣.滓一无是处的人生中第一次有这么贪婪的想法,就让日向君陪我一起迎接我的终末吧。
        那样,我大概能对以死.亡为名的希望微笑的吧。”
        日向把信叠好,放进了信封里。
        他不想看,也不敢看。
        这是未脱离常轨的他们,幸福的狛枝凪斗和幸福的日向创。
        这也是脱离了常轨的他们,幸福的狛枝凪斗与崩溃的日向创。
       
       
        日向想了想,还是决定在信封里留一封信。
        “我看了你的信……
        ……
        ……
        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希望你哪怕迎接死亡时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你能活下去。
        但如果你已经决定面对死亡,那我会陪你到最后。
        如果活不下去,那就死的慢一点。”
        他把纸折好放进信封,放到了原处。
       
       
        4
        日向回到家,拉开窗帘。
        屋子里很整洁,显然被收拾过了。
        他走到院子里,看到狛枝正在浇花。
        “你的左手还习惯吗?”他看向狛枝的机械手。
        “嗯,很高的适配度啊,还要谢谢左右田同学呢。”狛枝笑了笑。
        “今天还顺利吗?”
        “还可以吧。”
        “日向君昨天被折腾成那样今天竟然还可以?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啊,今天晚上.我……唔唔唔!”
        日向黑线地捂住狛枝的嘴,“大白天的你说什么呢!”
        狛枝露出求饶的表情。
        “叮咚——”
        “是罪木同学吧!我去开门!”
        狛枝开门,是罪木。
        “罪木同学。”日向也出来打了招呼。
        “呜,日,日向同学,我是来给狛枝同学做检查的……”
       
        罪木做完检查后松了口气,露出羞涩的笑容,“虽,虽然身体还算不上很健康,但是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
        罪木拿出一瓶蓝色的药。
        “这是忌村前辈让我带给狛枝同学的,说是有助于恢复的药。”
        狛枝露出了然的笑容,接过了药。
        罪木站在门口,日向露出招牌的阳光笑容。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罪木同学治好了狛枝的病。”
        “诶,是,是吗……其实我也很,很内疚。如果我没有和小泉同学一起去陪西园寺同学巡回表演……也许狛枝同学能更快的好起来呢……”
        当天晚上,玩家[狛枝凪斗]对玩家[日向创]使用了道具[蓝色的药]
       
       
        于是后面的一个星期狛枝凪斗得到了[给我去别的房间睡]的buff。
       
       
       
       
       
想看he的到这里就住手吧!活着不好吗?
第二个结局苗木变成了狛枝领养的孩子,我的锅      
———————————————————————————       
       
       
        [4]
        狛枝凪斗驾驶着高级跑车,小小的苗木就坐在右边。
        “哥哥,我们要去看谁呀?”苗木这么问道。
        狛枝揉了揉苗木的头发,呆毛被压的弯下去,然后又弹了起来。
        “去见一个人,哥哥的恋人。”
        苗木似懂非懂,“我是不是要喊‘她’大嫂?”
        狛枝凪斗一下子笑出了声,但是他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眼里闪着不知名的感情。
        “你不一定会喜欢他啊……”
       
        苗木果然不太喜欢他。
        他看着碑上的照片,不明白这样的一张照片为什么会是哥哥的恋人。
        可是他看见狛枝露出平时从不会露出的温柔到令人窒息的表情,他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抚过照片,从那与苗木相似的呆毛到那个人红润的嘴唇,一点点,像要把他的样子一刀刀刻在心里。
        “他不仅是我的恋人,还救了我一命……”狛枝说出轻如叹息的话语。
        苗木不解。
        狛枝对他笑了笑,“我们走吧。”
        小小的苗木被拉走了,他回头看那个照片上的人。
        照片上的他笑得很灿烂,就像永不落的太阳。
       
        给苗木讲完睡前恐怖故事,狛枝凪斗拿着录音笔坐在床边,按下录音键,好听的声音被记录下来,形成了一段音频。
        “一月一.日。
        我今天也好好的活着,在努力让自己死的慢一点。”
        “晚安,日向君。”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