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刀

绿担黄苏|ARASHI|竹马O|相葉雅紀是世界的珍宝

Summer

※平和的日常设定
※非常非常欧欧吸
※应该算糖吧…

_(:з」∠)_这篇写的乱糟糟的,想写出淡如流水的温馨感但是不幸失败了……
如果看官们不嫌弃     ↓↓↓



        蝉疲惫地叫唤着,宣告着夏日的终结。
        狛枝凪斗拉着行李箱,看到不远处的日向创对他挥手。
        一如既往灿烂地笑着。
       
        “好久不见,日向君。”狛枝微笑。
        就像机场里许多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他与日向拥抱在了一起。
      
         “欢迎回来,狛枝。”
       
       
        1
        夏日的午后一向是昏昏欲睡的大好时机,更何况是没什么人气的英语课。 教室里的学生们低着头,大多都已合上了眼,老师视若无睹般地自顾自上着课。
        狛枝凪斗无聊地看着窗外,学校的柏油路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树木,在昏沉的夏日不但不能安神,反而还有些晃眼。
        “左右田,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被不幸点名的左右田显然正朦胧着,有些知道他睡觉的人小声地笑出来,后座的日向创趁着这个机会小声的说了点什么,于是左右田顺利地回答出问题。
        诶,日向创啊……
        在印象里只记得是个非常刻苦的好学生,接着就没什么印象了。
        狛枝凪斗漫无目的地想。
        无聊的下午还在继续。
       
       
        啊啊,还真是不幸啊。重要的资料竟然掉在学校里了。
        狛枝凪斗感叹着自己的不幸,放下了正要按下门口密码的手,快步走回了学校。
        那是个昏昏沉沉的,但阳光泛着耀眼橙色的下午。
        树影被吹的摇摆不定,阳光轻轻踮起脚尖,在校园里起舞。
        日向创穿着白色的短衬衫坐在树下,绿色的领带随着风也轻轻摆动,他草绿色的眼睛看着英语书,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翻过一页,仿佛察觉到有人看他,他偏过头,似乎是为了更清晰地辨认来者,他微微眯起了好看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突然舒展了眉目,微微笑道:“是狛枝同学啊。”
        就像充斥着希望的明媚的太阳。
       
        微风带着连孩子都会被熏醉的香气,狛枝凪斗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化开了。
        似乎是甜美甘醇的什么东西。
        他回以笑容:“有点东西掉在学校了,日向君还不回去吗?”
        日向摇了摇头,眨了眨眼,“今天英语课有点东西不太清楚,我想再复习一下,如果真的有不懂的可以及时问老师。”
        “诶,日向君真好学呢。”
        日向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我不像你们那样聪明啊……只能加倍努力了。”
        狛枝眯了眯眼镜,走到树下,日向不解地望着他突然靠近,狛枝俯下身,用手轻轻拍掉了日向肩膀上的落叶。
        “日向君太认真了,连身上掉了叶子都没发现啊。”介于少年和年轻人间的好听的声音响起在日向的耳边。
        狛枝凪斗几乎是覆在了日向创身上。
        日向突然反应过来,一下子红了脸,慌慌张张,不知所措,想说点什么却又支支吾吾着开不了口,窘迫非常。
        狛枝笑出声。
        日向一下子恼羞成怒,“狛枝同学你……!”
        狛枝挥了挥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地轻松地说什么“再见啦,日向君,我拿了东西就回去啦。”
        日向一下子又被噎住了,过了半天只能有气无力地说“明天再见。”
       
       
        2
        日向被叫到了学校来帮忙,狛枝凪斗也理所应当似地跟来了。
        当事人毫不在意地笑着说“我和日向君可是恋人啊,不来帮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从那天以后,狛枝就不断不断地与日向纠集在一起,就像两股越缠越紧的绳。
        于是在某个午后,还是在那棵树下,他发出了“和我交往吧?”这样的请求,并延续着以往的好运气,得到了日向的同意。
        当然了,这也是秘密进行的,没什么朋友知道。
       
        整理文件的工作并不是很繁忙,在老师“那么就麻烦日向同学了”的留言后,教室里就只剩下了狛枝和日向。
        “诶,是登记成绩和一些暑假的活动啊。”狛枝看着文件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日向头也不抬地说:“是啊。”
        “诶,日向君还真是冷淡啊。”狛枝搂紧了日向的腰。
        明明相比起狛枝过于消瘦的身材,日向年轻充满活力的身体要更结实一些,狛枝却坚持“日向君比我矮一厘米当然要坐在我怀里”这样奇怪的反论,抱着日向的腰不撒手。
        日向无奈,为了不影响工作,只能乖乖地缩在狛枝的怀里整理文件。
       
        “诶,日向君好厉害啊,又是年级前五吗。”狛枝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日向顿了顿,“并没有很厉害吧,相比起来,你明明上课也不怎么听,成绩却和我差不多,这才是厉害吧。”
        狛枝闷声笑着不答话,软软的棉花糖般的头埋在日向的颈窝里,于是日向被狛枝柔软的发丝蹭着,也憋不住地笑出声来。
        “干什么啊你,快别蹭了啊!”
        “日向君啊……”狛枝突然发出了宛如叹息般的声音。
        “?”日向不解地看向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日向君还真是充满希望呢。”狛枝眼里满含笑意。
        日向被他突如其来的赞美弄得面红耳赤,低下头整理文件。
        教室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窗外的蝉叫的正欢。
        夏日正酣。
       
       
        3
        狛枝凪斗回想着早上父母的话,心里五味杂陈。
        日向君收拾好了东西走到他面前,“狛枝,还不走吗?”
        狛枝想了会儿,然后郑重地说,“日向君,待会儿我要和你说件事。”
        日向被他郑重其事的样子惊到了,过了会儿才回过神,“嗯……好的。”
       
        “……你再说一遍。”日向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要求狛枝重复了一遍。
        “我父母要去国外工作了,我也要被带到国外去,可能半年,可能一年,可能更久。”狛枝显然也不怎么高兴。
        “你去国外念大学了吗?”日向问道。
        “是的……我父母说在国外可以让我念到很不错的大学。”狛枝气场依旧丧气。
        日向沉默。
        “我会支持你哦。”过了很久,日向这么说到。
        狛枝没反应过来。
        “日向君,你是说你支持我去国外吗?!”
        日向草绿色的眼睛依旧那样的闪亮,“你去国外会有更好的发展吧,那样我会支持你的哦。”
        狛枝不能理解,语气都带上了些微的气急败坏:“日向君,你就那么想和我分开?”
        “呃,并不是那……”
        “还是说,我这个垃圾渣果然还是不配拥有闪闪发光的日向君啊?”狛枝的语气突然又变了。
        “也对啊……其实一直以来只是我自欺欺人而已吧……妄想到这里也该停止了。”
        “再见,日向君。”狛枝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病态的表情,快步离开了。
        日向被他震慑住了。
       
        他们身后,一直低头打着PSV的粉色少女抬起头来。
       
       
        狛枝凪斗已经连续三天没来上学了。
        日向怀着完全不知所以然的心情为他担心。
        什么啊那家伙……
       
       
        “叮—咚——叮—咚——”
        粉发少女进入了华丽的大宅。
        “啊,七海同学,不知道七海同学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呢?”狛枝露出感激的表情。
        七海严肃的看着狛枝,“狛枝同学是要出国了吧?”
        狛枝显然惊讶了一下,“已经人尽皆知了吗……”
        七海摇头,“并不是哦,是我自己听到的,那天我就在你和日向君的身后。”
        狛枝凪斗苦笑着,“被七海同学看到了难看的样子啊……”
        七海表情没变,仍旧很严肃,“狛枝君说的很过分呢。”
        “说日向君很讨厌你,和你在一起也只是你的妄想什么的,就算是开朗的日向君也会很难过的。”
        狛枝凪斗表情冷了点,“可我说的没错吧?毕竟日向君可是希望我去异国他乡,去没有他的美国啊?!”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
        七海突然放柔了表情,“狛枝君真的很喜欢日向君呢。”
        “那为什么不能站在日向君的立场想想呢?”
        “日向君是为了狛枝君能有更好的发展才会出于理性支持你吧?毕竟他就算不同意,狛枝同学还是回去国外啊。”
        狛枝突然出声,“如果日向君不希望我走,我想尽办法也会留下的。”
        “可是这对你没什么好处吧?”七海微笑。
        “日向君啊,是一个很为别人考虑的人,就算自己再怎么难过也不会让这种情绪影响别人,更别说因此而做出孩子气的决定了。”
        “而且啊,日向君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在你晕倒的时候把你背去保健室,也不会特意请和你没什么交情的同学一起为你庆祝生日吧?”
        一向迷糊的少女在最后果断的下了定论,“明天去学校好好的道歉吧,狛枝君。”
       
       
        4
        狛枝凪斗枕在日向的膝盖上。
        日向没有女孩子的香香软软,可衣服上属于洗衣粉的清爽味道还是帮助狛枝安定了心神。
        “呐日向君”
        “嗯?”日向还在看书。
        “你是想上庆应大学吧?”
        “是啊,不过现在还有点距离呢。”
        “诶……”狛枝闭上眼。
        “我在国外也会努力的。”
        “是吗?”
        “真是的,别用那样怀疑的语气啊,就算是垃圾渣说的话也是有可信度的啊。”
        日向合上书,低头在狛枝的额头上献上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好好保重啊你。”
        狛枝突然激动了。
        “刚刚那个,再来一遍!”
        “不要。”
        “再来一遍嘛日向君!”
        “……滚。”
       
       
       
       
        狛枝凪斗就像他出发前的那天一样,睡在了日向的膝盖上,日向抱着靠枕,靠在了自家小庭院里的秋千的后靠上睡着了。
        一切都如学园当初那样,什么都没变。
       
        在梦境中,日向恍惚又看见了那一天的狛枝。
        日向那时已有了轻微的近视,只看见在阳光翩然起舞的校园里,有着火焰般不安定发型的人看着他,日向努力地眯起眼想看清他。
        然后,他俯下身帮日向拂掉了肩上的落叶,温柔的声音就像夏末昏黄厚重的光。
       
      
       
         而庭院里的蝉声还在诉说着以前与未来,无数个夏日的尚未完结。
       

       
       
       
    
       

还要叨叨几句_(:з」∠)_
前两篇文章谢谢大家喜欢_(:з」∠)_也有很多小可爱给我评论,但是我比较话废x就没有回复,在这里也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xx承蒙不嫌弃
可以当迟来的中秋贺文看……_(:з」∠)_

评论(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