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刀

绿担黄苏|ARASHI|竹马O|相葉雅紀是世界的珍宝

ILLNESS

※文题毫无关系系列
※文笔一如既往地欧欧吸
※两个结局注意,一HE一BE,私以为第二个更好
※可能觉得第一个结局逻辑有点问题,我的锅,真的只是想强行he而已
*有点生气有点烦,哪里有敏.感词了……
若不嫌弃↓↓↓    
       
                  
       

        1
        日向停在病房外,迟迟没有走进去。
        有个护士推着推车经过,看见日向便打了招呼:“日向同学,这么早就来了呀。”
        “啊,嗯。”日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快进去吧,小A说昨天她值夜班的时候狛枝同学一直没睡着呢,现在精神大概也不太好吧。”护士露出一个体贴的笑容。
        日向犹豫了一会儿,敲了敲门,听到了“请进”后便进去了。
       
        狛枝凪斗偏头看着窗外。
        看见日向进来了,他看向日向,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日向君你来啦。”
        日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护士说你昨晚没有睡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可以吧。”
        日向看到了被放在一边的早餐。
        “早餐……吃不下吗?”
        “稍微有点没有胃口。”
        日向叹了口气,“还和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可不行啊。”他端起碗,盛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狛枝嘴边。
        狛枝拒绝张嘴。
        “你啊,难不成还要我‘啊——’的来喂你吗,你是大学生了吧喂。”
        狛枝小口小口喝下了那勺粥。
        日向继续喂给他。
       
        “啊!”狛枝不小心把粥洒到了日向的袖子上。“没事的没事的,你好好躺着……”日向用纸擦衣服上的粥,被弄湿的白色袖子与皮肤黏在一起,显出浅淡的红痕。
        “日向君,这是怎么回事?”狛枝的目光一下子凌厉了起来。
        日向慌慌张张地把手藏起来,被狛枝一把抓住。
        手腕上赫然是一条疤痕。
        “日向君你……”谁都没有把话接下去。
        似乎过了很久。
        狛枝凪斗发出一声轻笑。“果然还是我这样的渣滓,给充满希望的日向君也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呢……”
        “不是的!”日向慌慌张张地想要解释,“其实是帮左右田组装东西的时候,被锋利的零件割到了。”
        “零件精准无误地割到了血管?”狛枝提出犀利的反论。
        日向沉默了。
        狛枝凪斗抚摸着日向手腕上的伤疤。
        “日向君,虽然我已经是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但起码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啊,毕竟希望可不能为了垫脚石这样的存在而毁灭啊。”
        日向仍低着头。
        狛枝看见日向的眼泪一滴滴掉下来。
        “日向君?日向君你怎么……”狛枝慌忙地找餐巾纸替日向擦干眼泪。
        日向突然抱住了狛枝。
        “别再说什么半死不活这样的话了。”
        狛枝的手停在半空。过了会儿,他也回抱住日向。
        “我知道了,对不起。”
       
       
       
        2
        日向创看着自己满是血丝的眼睛。
        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眼睛布满血丝,挂着黑眼圈,显然是长期的心力交瘁。
        日向创自嘲地笑了笑。这样难看的样子,怎么会是狛枝所期待的希望呢……
        自己只是个平凡人罢了,会哭会笑,不是那种即使经历了残酷的自相残杀也能笑着说要相信未来的伟大的英雄啊。
        希望什么的,不是我啊……
        日向创走出卫生间,本来干净的房子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窗户被厚厚的窗帘掩着,没有一丝光线。地上散乱着空了的罐装咖啡和一些已经被翻烂了的书。
        他踢着瓶瓶罐罐走到书房,桌上正摊着一本厚厚的书。
        他坐下来翻阅。
       
        他一把合上书,把书摔在地上。
        书房里也是不出意外地乱,加了这本书更加难以收拾。日向趴在桌子上,难以自持地痛哭出声。
        他只是个普通人,费劲心力看懂了这些晦涩的医学书,却也学不会那些复杂的手术。
        理所当然的,也救不了狛枝凪斗。
        没有谁救得了狛枝凪斗。
       
        他记得狛枝拿到体检结果的那一天,还笑着对自己说:“没事的,日向君。只是小病而已,况且我这么幸运,怎么会病死呢。”
        到现在的,“只是希望你还能好好活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
        他崩溃地站起来,忽然看到手腕上的伤疤。
        他用笔尖狠狠地划开了伤疤。
        在感受到来自身体的真实的疼痛以后,他的心脏剧烈的颤动,脑袋也嗡嗡作响,可却觉得平静了下来。
        当有什么地方比另一个地方更痛的时候,疼痛总会覆盖疼痛。
        他知道他这样的自.残倾向是心理疾病,可他不想去治。
        这样接近死亡的方式,让他会在片刻间觉得自己和狛枝走在了同一条路上。
        他会有错觉,他们可以一起死。
        日向创冷静地看着自己病入膏肓,看着自己在家慢慢地腐.烂。
        可这样几乎已经脱离常轨的日向创,在医院要努力不让自己哭,让自己一如既往地灿烂的笑出来,装成狛枝只是小病小痛,马上就会好的样子。
        他们都知道对方强迫在自己笑。
        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脱离了常轨。
        他们只是冷静地看着自己脱轨,然后相视一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3
        日向透过窗子看着楼下的狛枝,他静静地坐着,似乎在看着面前的孩子玩耍,似乎只是在发呆。
        他帮狛枝整理周围的东西,突然的,一些东西掉了下来。
        日向捡起来,那是一个鼓鼓的大信封,上面写着“寄.日向君”。
        日向疑惑地拆开来,里面一封封信,有些看上去有些旧了,显然不是一个时间写完的。
        他拆开来第一封信。
        “今天认识了日向君……
        ……
        好像有点喜欢上.日向君了。”
        第二封信。
        “竟然能和日向君一起出去玩,垃圾般的我是多么幸运……
        ……
        虽然我只是希望的垫脚石,而日向君是耀眼的希望。
        可是希望配垫脚石,似乎刚刚好。”
        第三封信。
        “今天和日向君一起上课,不同专业果然还是听不太懂……
        ……
        日向君犀利的回答问题的样子也很帅。”
        他直接拿了最后一封信。
        “我没告诉日向君,其实医生说了,我这个病几乎是无药可医了,除非……”后面的字被划掉了。
        “……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
        ……我知道日向君大概也濒临心理崩溃的边缘了,我们现在再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是这是我这个渣.滓一无是处的人生中第一次有这么贪婪的想法,就让日向君陪我一起迎接我的终末吧。
        那样,我大概能对以死.亡为名的希望微笑的吧。”
        日向把信叠好,放进了信封里。
        他不想看,也不敢看。
        这是未脱离常轨的他们,幸福的狛枝凪斗和幸福的日向创。
        这也是脱离了常轨的他们,幸福的狛枝凪斗与崩溃的日向创。
       
       
        日向想了想,还是决定在信封里留一封信。
        “我看了你的信……
        ……
        ……
        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希望你哪怕迎接死亡时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你能活下去。
        但如果你已经决定面对死亡,那我会陪你到最后。
        如果活不下去,那就死的慢一点。”
        他把纸折好放进信封,放到了原处。
       
       
        4
        日向回到家,拉开窗帘。
        屋子里很整洁,显然被收拾过了。
        他走到院子里,看到狛枝正在浇花。
        “你的左手还习惯吗?”他看向狛枝的机械手。
        “嗯,很高的适配度啊,还要谢谢左右田同学呢。”狛枝笑了笑。
        “今天还顺利吗?”
        “还可以吧。”
        “日向君昨天被折腾成那样今天竟然还可以?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啊,今天晚上.我……唔唔唔!”
        日向黑线地捂住狛枝的嘴,“大白天的你说什么呢!”
        狛枝露出求饶的表情。
        “叮咚——”
        “是罪木同学吧!我去开门!”
        狛枝开门,是罪木。
        “罪木同学。”日向也出来打了招呼。
        “呜,日,日向同学,我是来给狛枝同学做检查的……”
       
        罪木做完检查后松了口气,露出羞涩的笑容,“虽,虽然身体还算不上很健康,但是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
        罪木拿出一瓶蓝色的药。
        “这是忌村前辈让我带给狛枝同学的,说是有助于恢复的药。”
        狛枝露出了然的笑容,接过了药。
        罪木站在门口,日向露出招牌的阳光笑容。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罪木同学治好了狛枝的病。”
        “诶,是,是吗……其实我也很,很内疚。如果我没有和小泉同学一起去陪西园寺同学巡回表演……也许狛枝同学能更快的好起来呢……”
        当天晚上,玩家[狛枝凪斗]对玩家[日向创]使用了道具[蓝色的药]
       
       
        于是后面的一个星期狛枝凪斗得到了[给我去别的房间睡]的buff。
       
       
       
       
       
想看he的到这里就住手吧!活着不好吗?
第二个结局苗木变成了狛枝领养的孩子,我的锅      
———————————————————————————       
       
       
        [4]
        狛枝凪斗驾驶着高级跑车,小小的苗木就坐在右边。
        “哥哥,我们要去看谁呀?”苗木这么问道。
        狛枝揉了揉苗木的头发,呆毛被压的弯下去,然后又弹了起来。
        “去见一个人,哥哥的恋人。”
        苗木似懂非懂,“我是不是要喊‘她’大嫂?”
        狛枝凪斗一下子笑出了声,但是他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眼里闪着不知名的感情。
        “你不一定会喜欢他啊……”
       
        苗木果然不太喜欢他。
        他看着碑上的照片,不明白这样的一张照片为什么会是哥哥的恋人。
        可是他看见狛枝露出平时从不会露出的温柔到令人窒息的表情,他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抚过照片,从那与苗木相似的呆毛到那个人红润的嘴唇,一点点,像要把他的样子一刀刀刻在心里。
        “他不仅是我的恋人,还救了我一命……”狛枝说出轻如叹息的话语。
        苗木不解。
        狛枝对他笑了笑,“我们走吧。”
        小小的苗木被拉走了,他回头看那个照片上的人。
        照片上的他笑得很灿烂,就像永不落的太阳。
       
        给苗木讲完睡前恐怖故事,狛枝凪斗拿着录音笔坐在床边,按下录音键,好听的声音被记录下来,形成了一段音频。
        “一月一.日。
        我今天也好好的活着,在努力让自己死的慢一点。”
        “晚安,日向君。”
       
       
       
       
       
       
       
       
       
       

今天市长和警察局长狼狈为奸了吗

※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
※欧欧吸非常
※国庆贺文?
※灵感来自游戏《This is the police》和王辣鸡的视频
※不知道算不算有病

        1
        那个白头发的混蛋又来纠缠日向君了,可恶啊。
        嘴上明明是在一本正经地做着这一个月的警局工作汇报,可是他的手在干什么啊混蛋!
        我被无情地扯了下来,我看见我的同胞兄弟的扣子被粗鲁地解了下来,我在心里为他默哀三秒的同时,越发地恨起了白毛。
        每次都是这样!
        只要他一想耍流氓,我就会被扔到冰凉冰凉的地上,心痛到无法呼吸。
       
        日向君脸红了。
        好可爱……♡
        但是他没有同意,一把拍掉了白毛作恶的手,他把我捡起来重新打好,身边充斥着日向君白T恤上的好闻的味道,我觉得我幸福的快死掉了。
        我的兄弟突然开口:“别一直闻我啊,你现在就像个变态一样,和那个白毛有什么区别?”
        “……”
       
        啊啊,白毛好烦啊。
        为什么还不走还不走还不走……
        刚刚想对日向君耍流氓没有成功,还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啊。
        那个白毛在絮絮叨叨什么呢……
        “啊啊,即使是我这样的垃圾渣滓也希望市政厅可以再多给我们一些警探的人手啊,还有特警也需要提高一下,毕竟我们要有随时为希望垫脚的自觉啊……”
        冷漠
        好烦啊
        日向君显然也很苦恼,用手撑着头,他漂亮的手指指节敲打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敲击声。
        “我也想批准……可是上次江之岛盾子诱导的女权主义游行,你们警局没有很好的压下来,现在市政厅里一些高官对你们也稍微有点抱怨呢……大概是不能全部通过的。”
        白毛叹了口气,摊了摊手,“意料之内呢。”
        就在下一刻!!
        这个混蛋流氓变态又把我扔到了冰冷的地上。
        我感受着地面的凉爽,看着被他欺负的满脸通红的日向君。
        感觉身体被掏空。
       
       
        2
        我是警察局,局长办公室的一只钢笔。
        我一直勤于业务,认真的出墨,认真的运动,可是为什么我却得不到公正的待遇。
        今天市长来警察局视察,市长长得很帅,警局里那些女警员还挺激动的,看着并肩而立的市长和局长,他们的兴奋度又加了好几个等级。
        市长很正常地进到局长的办公室,看着局长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还以为你的办公室会更奇怪一点呢。”这是市长的原话。
        局长露出了自嘲的表情,“虽说我自己就是个大型垃圾了,不过也不会喜欢呆在垃圾场里。”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嗤之以鼻。
        如果市长看到了局长办公室里的秘密小房间……
        “诶,这里怎么还有个门?”
        “喀哒”一声,市长打开了门。
        我觉得那一刻他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毕竟我在机缘巧合下也进到过那个异世界,所以对于里面满满当当的市长的各时各地的照片毫无惊讶。但是市长作为一个正常人显然接受不能,他连声音都颤抖了。
        “狛…狛枝……这都是……?”
       
        所以说我只是一只钢笔啊。
        我真的不是情○用品!!!!
        不要把我拿来扩张不要把我拿来做口○不要随便开发出新的用处啊!!
       
        感觉身体被掏空。
       
       
        3
        我是一个普通的小警员,今天我一如既往地出任务,正当我准备发动汽车时,我们的局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小布尔奇,委派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我提着一大袋子的不可描述按响了局长家的门铃。
        局长开了门,我感叹着局长不愧是局长,家里这么豪华,一边尽快把东西交给局长。
        局长笑得很不可描述,他拍了拍我的肩,“你很有前途啊,小布尔奇。”
        第二天我被局长升了职。
        半个月后我被市长以办事不力为由革了职。
        感觉身体被掏空。
       
       
       
        4
        今天也是非常和平的一天。

     

  我不知道我在写啥,真的
       

Summer

※平和的日常设定
※非常非常欧欧吸
※应该算糖吧…

_(:з」∠)_这篇写的乱糟糟的,想写出淡如流水的温馨感但是不幸失败了……
如果看官们不嫌弃     ↓↓↓



        蝉疲惫地叫唤着,宣告着夏日的终结。
        狛枝凪斗拉着行李箱,看到不远处的日向创对他挥手。
        一如既往灿烂地笑着。
       
        “好久不见,日向君。”狛枝微笑。
        就像机场里许多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他与日向拥抱在了一起。
      
         “欢迎回来,狛枝。”
       
       
        1
        夏日的午后一向是昏昏欲睡的大好时机,更何况是没什么人气的英语课。 教室里的学生们低着头,大多都已合上了眼,老师视若无睹般地自顾自上着课。
        狛枝凪斗无聊地看着窗外,学校的柏油路两旁种满了高大的树木,在昏沉的夏日不但不能安神,反而还有些晃眼。
        “左右田,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被不幸点名的左右田显然正朦胧着,有些知道他睡觉的人小声地笑出来,后座的日向创趁着这个机会小声的说了点什么,于是左右田顺利地回答出问题。
        诶,日向创啊……
        在印象里只记得是个非常刻苦的好学生,接着就没什么印象了。
        狛枝凪斗漫无目的地想。
        无聊的下午还在继续。
       
       
        啊啊,还真是不幸啊。重要的资料竟然掉在学校里了。
        狛枝凪斗感叹着自己的不幸,放下了正要按下门口密码的手,快步走回了学校。
        那是个昏昏沉沉的,但阳光泛着耀眼橙色的下午。
        树影被吹的摇摆不定,阳光轻轻踮起脚尖,在校园里起舞。
        日向创穿着白色的短衬衫坐在树下,绿色的领带随着风也轻轻摆动,他草绿色的眼睛看着英语书,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翻过一页,仿佛察觉到有人看他,他偏过头,似乎是为了更清晰地辨认来者,他微微眯起了好看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突然舒展了眉目,微微笑道:“是狛枝同学啊。”
        就像充斥着希望的明媚的太阳。
       
        微风带着连孩子都会被熏醉的香气,狛枝凪斗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化开了。
        似乎是甜美甘醇的什么东西。
        他回以笑容:“有点东西掉在学校了,日向君还不回去吗?”
        日向摇了摇头,眨了眨眼,“今天英语课有点东西不太清楚,我想再复习一下,如果真的有不懂的可以及时问老师。”
        “诶,日向君真好学呢。”
        日向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我不像你们那样聪明啊……只能加倍努力了。”
        狛枝眯了眯眼镜,走到树下,日向不解地望着他突然靠近,狛枝俯下身,用手轻轻拍掉了日向肩膀上的落叶。
        “日向君太认真了,连身上掉了叶子都没发现啊。”介于少年和年轻人间的好听的声音响起在日向的耳边。
        狛枝凪斗几乎是覆在了日向创身上。
        日向突然反应过来,一下子红了脸,慌慌张张,不知所措,想说点什么却又支支吾吾着开不了口,窘迫非常。
        狛枝笑出声。
        日向一下子恼羞成怒,“狛枝同学你……!”
        狛枝挥了挥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地轻松地说什么“再见啦,日向君,我拿了东西就回去啦。”
        日向一下子又被噎住了,过了半天只能有气无力地说“明天再见。”
       
       
        2
        日向被叫到了学校来帮忙,狛枝凪斗也理所应当似地跟来了。
        当事人毫不在意地笑着说“我和日向君可是恋人啊,不来帮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从那天以后,狛枝就不断不断地与日向纠集在一起,就像两股越缠越紧的绳。
        于是在某个午后,还是在那棵树下,他发出了“和我交往吧?”这样的请求,并延续着以往的好运气,得到了日向的同意。
        当然了,这也是秘密进行的,没什么朋友知道。
       
        整理文件的工作并不是很繁忙,在老师“那么就麻烦日向同学了”的留言后,教室里就只剩下了狛枝和日向。
        “诶,是登记成绩和一些暑假的活动啊。”狛枝看着文件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日向头也不抬地说:“是啊。”
        “诶,日向君还真是冷淡啊。”狛枝搂紧了日向的腰。
        明明相比起狛枝过于消瘦的身材,日向年轻充满活力的身体要更结实一些,狛枝却坚持“日向君比我矮一厘米当然要坐在我怀里”这样奇怪的反论,抱着日向的腰不撒手。
        日向无奈,为了不影响工作,只能乖乖地缩在狛枝的怀里整理文件。
       
        “诶,日向君好厉害啊,又是年级前五吗。”狛枝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日向顿了顿,“并没有很厉害吧,相比起来,你明明上课也不怎么听,成绩却和我差不多,这才是厉害吧。”
        狛枝闷声笑着不答话,软软的棉花糖般的头埋在日向的颈窝里,于是日向被狛枝柔软的发丝蹭着,也憋不住地笑出声来。
        “干什么啊你,快别蹭了啊!”
        “日向君啊……”狛枝突然发出了宛如叹息般的声音。
        “?”日向不解地看向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日向君还真是充满希望呢。”狛枝眼里满含笑意。
        日向被他突如其来的赞美弄得面红耳赤,低下头整理文件。
        教室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窗外的蝉叫的正欢。
        夏日正酣。
       
       
        3
        狛枝凪斗回想着早上父母的话,心里五味杂陈。
        日向君收拾好了东西走到他面前,“狛枝,还不走吗?”
        狛枝想了会儿,然后郑重地说,“日向君,待会儿我要和你说件事。”
        日向被他郑重其事的样子惊到了,过了会儿才回过神,“嗯……好的。”
       
        “……你再说一遍。”日向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要求狛枝重复了一遍。
        “我父母要去国外工作了,我也要被带到国外去,可能半年,可能一年,可能更久。”狛枝显然也不怎么高兴。
        “你去国外念大学了吗?”日向问道。
        “是的……我父母说在国外可以让我念到很不错的大学。”狛枝气场依旧丧气。
        日向沉默。
        “我会支持你哦。”过了很久,日向这么说到。
        狛枝没反应过来。
        “日向君,你是说你支持我去国外吗?!”
        日向草绿色的眼睛依旧那样的闪亮,“你去国外会有更好的发展吧,那样我会支持你的哦。”
        狛枝不能理解,语气都带上了些微的气急败坏:“日向君,你就那么想和我分开?”
        “呃,并不是那……”
        “还是说,我这个垃圾渣果然还是不配拥有闪闪发光的日向君啊?”狛枝的语气突然又变了。
        “也对啊……其实一直以来只是我自欺欺人而已吧……妄想到这里也该停止了。”
        “再见,日向君。”狛枝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病态的表情,快步离开了。
        日向被他震慑住了。
       
        他们身后,一直低头打着PSV的粉色少女抬起头来。
       
       
        狛枝凪斗已经连续三天没来上学了。
        日向怀着完全不知所以然的心情为他担心。
        什么啊那家伙……
       
       
        “叮—咚——叮—咚——”
        粉发少女进入了华丽的大宅。
        “啊,七海同学,不知道七海同学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呢?”狛枝露出感激的表情。
        七海严肃的看着狛枝,“狛枝同学是要出国了吧?”
        狛枝显然惊讶了一下,“已经人尽皆知了吗……”
        七海摇头,“并不是哦,是我自己听到的,那天我就在你和日向君的身后。”
        狛枝凪斗苦笑着,“被七海同学看到了难看的样子啊……”
        七海表情没变,仍旧很严肃,“狛枝君说的很过分呢。”
        “说日向君很讨厌你,和你在一起也只是你的妄想什么的,就算是开朗的日向君也会很难过的。”
        狛枝凪斗表情冷了点,“可我说的没错吧?毕竟日向君可是希望我去异国他乡,去没有他的美国啊?!”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
        七海突然放柔了表情,“狛枝君真的很喜欢日向君呢。”
        “那为什么不能站在日向君的立场想想呢?”
        “日向君是为了狛枝君能有更好的发展才会出于理性支持你吧?毕竟他就算不同意,狛枝同学还是回去国外啊。”
        狛枝突然出声,“如果日向君不希望我走,我想尽办法也会留下的。”
        “可是这对你没什么好处吧?”七海微笑。
        “日向君啊,是一个很为别人考虑的人,就算自己再怎么难过也不会让这种情绪影响别人,更别说因此而做出孩子气的决定了。”
        “而且啊,日向君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在你晕倒的时候把你背去保健室,也不会特意请和你没什么交情的同学一起为你庆祝生日吧?”
        一向迷糊的少女在最后果断的下了定论,“明天去学校好好的道歉吧,狛枝君。”
       
       
        4
        狛枝凪斗枕在日向的膝盖上。
        日向没有女孩子的香香软软,可衣服上属于洗衣粉的清爽味道还是帮助狛枝安定了心神。
        “呐日向君”
        “嗯?”日向还在看书。
        “你是想上庆应大学吧?”
        “是啊,不过现在还有点距离呢。”
        “诶……”狛枝闭上眼。
        “我在国外也会努力的。”
        “是吗?”
        “真是的,别用那样怀疑的语气啊,就算是垃圾渣说的话也是有可信度的啊。”
        日向合上书,低头在狛枝的额头上献上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好好保重啊你。”
        狛枝突然激动了。
        “刚刚那个,再来一遍!”
        “不要。”
        “再来一遍嘛日向君!”
        “……滚。”
       
       
       
       
        狛枝凪斗就像他出发前的那天一样,睡在了日向的膝盖上,日向抱着靠枕,靠在了自家小庭院里的秋千的后靠上睡着了。
        一切都如学园当初那样,什么都没变。
       
        在梦境中,日向恍惚又看见了那一天的狛枝。
        日向那时已有了轻微的近视,只看见在阳光翩然起舞的校园里,有着火焰般不安定发型的人看着他,日向努力地眯起眼想看清他。
        然后,他俯下身帮日向拂掉了肩上的落叶,温柔的声音就像夏末昏黄厚重的光。
       
      
       
         而庭院里的蝉声还在诉说着以前与未来,无数个夏日的尚未完结。
       

       
       
       
    
       

还要叨叨几句_(:з」∠)_
前两篇文章谢谢大家喜欢_(:з」∠)_也有很多小可爱给我评论,但是我比较话废x就没有回复,在这里也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xx承蒙不嫌弃
可以当迟来的中秋贺文看……_(:з」∠)_

隔壁二年B班的日向君搞了个大新闻

※平和的学院日常
※欧欧吸严重,文笔辣鸡
※糖
     

        二年B班的日向君最近搞了条大新闻。
        虽然日向一向受人欢迎,论坛上关于他的帖子也屡见不鲜,但是这条新闻还是把大家惊到了。
       
        《818二年B班的日向创和A班的狛枝凪斗不得不说的故事》
       
       
        1
        左右田最近觉得莫名烦躁。
        不是因为心灵之友突然忽略了他转而和班里奇怪的狛枝凪斗走在了一起,更不是因为索尼娅小姐选择和田中一起参加快到的学园祭。
        真的只是莫名的烦躁而已。
       
        “嘿,日向你……”
        人群之中左右田的头为什么在发光发热呢?
        日向笑得一脸灿烂,他旁边的狛枝凪斗也和在班里完全不一样,笑容里似乎满溢了可以称之为“幸福”的东西。
        他们就那样旁若无人地路过了左右田,没有停留,连个招呼都不打。
       
       
        左右田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敲击键盘。
       
        51L
        作为日向的心灵之友,最近总有种日向被狛枝凪斗拐跑了的感觉啊
       
       
       
        2
        七海千秋最近在通新出的《弹丸论破V3》。
        和前几部一如既往地绝赞好评呢。
        她拿着游戏机低头往前走,撞上了话剧部的一个道具。
        七海揉揉脑袋,抬头看到台上的日向和狛枝。
        日向拿了卷成一筒的稿子敲打在狛枝头上,狛枝摸着被打的地方笑得委屈,日向无言看了它一会儿,叹了口气揉了揉散漫地坐在椅子上的狛枝凪斗的脑袋。
        关系真好呢,日向君和狛枝君。
        她绕过道具,向舞台的后门走去。
        身后传来日向君恼怒的声音,“干什么啊狛枝!”
        七海回头,只看见狛枝一脸得逞的笑容,日向摸着嘴唇,脸已经红到不行。
        她手指抵着下巴想了会儿,打开手机。红色大写加粗的[今日热门]还挂在首页,她点进去。
       
        118L
        关系真的异乎寻常的好呢,日向君和狛枝君。
       
       
        3
        小泉最近很是能拍到一些灿烂的笑容。
        比如笑得灿烂的日向,笑得灿烂的狛枝,笑得灿烂的日向和狛枝同框……
        他们的笑容虽然很符合小泉的摄影标准,可怎么看都觉得辣眼睛。
        光芒四射的那种辣。
        午休的时间,大家三三两两地在校内自由活动,小泉抱着相机在喷泉旁的长椅坐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一上午的收获颇丰。
        然后,不出意外的看见了狛枝和日向。
       
        两个人都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呢。
        本来就坐的很近了,日向脑袋一歪,头不可避免地靠在了狛枝的肩上,狛枝也在打瞌睡,看起来软绵绵的头发散乱着,他又不可避免地枕在了日向的头上。
        呼吸绵长,气息交融。
        小泉毫不犹豫地拍了下来。
        第二日,这幅名为《午间休憩》的照片在希望之峰学院《爱校love~love~》杂志上刊登首位。
       
        179L
        虽然很不礼貌,但这么亲密怎么想也只可能是情侣了吧。
       
       
        4
        日向有点苦恼。
        明明只是因为狛枝异乎寻常的强大幸运所以找到他一起准备学园祭的节目,怎么最近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呢。
        日向找到左右田,左右田用手臂挡着眼睛哭着跑开了。
        他找到七海,七海给了他一个不明所以的鼓励眼神,并发出了“大胆地去追寻真爱吧!虽然不怎么擅长galgame但我会尽力帮助日向君的!”这样的奇怪的宣言。
        他找到小泉,小泉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并说“祝你们幸福。”
        日向:???
       
        他没有办法,找到狛枝问了他。
        “日向君还不懂啊……”狛枝凪斗叹了口气。“这很明显他们是认为你和什么人恋爱了吧。”
        日向惊了。
        “我???”他夸张地指着自己。
        狛枝又笑了,“其实也没什么嘛,清者自清,日向君不放在心上,时间久了谣言自然消失了。”
        日向仔细想想,好像也有道理。
        于是他放弃再纠结这件事,对狛枝说:“继续来排练吧。”
       
       
        250L
        日向君某些方面真的也是有点低于平均值呢:)
       
       
        5
        魔术表演节目顺利地结束。
        当大家掌声雷动的时候,日向小小松了口气,得到认可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
        也真的要感谢狛枝那家伙呢。
        可是下一秒他又惊呆了。
        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整个观众席的人都在大声喊着“在一起!”
        日向:excuse me?
        旁边的狛枝倒是相当淡定,从容自若地挥了挥手让大家停下。
        显然是早有预谋的样子。
        “狛枝,这是……你……搞得?”日向震惊。
        狛枝撇了撇嘴,“日向君在说什么啊,我可不搞这个。”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凑到日向的耳边说“我搞什么你总会知道的”。
        日向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狛枝无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朵玫瑰花。
        单膝下跪,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日向:“日向君,和我交往吧。”
        “不,我拒绝。”
        狛枝头上蓬松的棉花糖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不,你也不至于……”
        狛枝笑得艰难,“果然和日向君同台演出这种幸运换来了被日向君拒绝的不幸啊……我这种人渣怎么可以对日向君……”
        日向也很崩溃,“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找大家起哄啊,这种事单独和我说就可以了啊。”
        棉花糖又肉眼可见地蓬松了起来。
        日向挠挠头,视线不自在的看向别处。“就说了,这种事情单独和我说就可……”
        回应日向的是狛枝一个正大光明的吻。
       
       
        295L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隔壁二年B班的日向君又搞了个大新闻呢。
        竟然和A班的怪人狛枝凪斗在一起了。
       

今天也平凡的活了下来

        ※角色死亡表现
        ※ooc严重
        ※小学生水平
        ※只是晚上突然发个病x
       
       
        日向君已经不在了。
       
        这样的事情,是左右田来帮我检查机械手的时候意识到的。
        仅仅是看到左右田一个人,就下意识地问了“日向君出任务了吗?”这样的问题。
        我们都愣住了,然后我清醒地意识到了,日向君已经不在了。
       
        今天是日向君不在的第32天。
       
       
        大家都三三两两地坐着吃饭。
        以前这时候,日向君总会端着装有草饼的盘子坐在我身边,然后嘱咐我要好好吃饭啊,而我会为了日向君努力吃下那些食物。
        可日向君不在了。
       
       
        一个月前的这时候,我参加了日向君的葬礼。
        明明已经是超高校级的未来了,却被绝望打败了。
        我想这样嘲笑日向君,如果是这样,他一定会涨红了脸然后说一声“这么没用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可是他没有。
        预备学科的,毫无才能的,只能做希望的垫脚石的日向君,没有反驳我,只是静静地躺在棺材里。
        他双目紧闭,就像我第一次吻他时,他因为不知所措而紧张地闭上双眼。
        在场的人神情严肃,有人似乎是在强忍着眼泪。
        我慢慢地靠近了日向君的棺材,就像以往我所做的那样,吻上了他的唇。
        可是,他再也不会因为紧张而眼睫微微颤动。
       
       
        今天是日向君不在的第33天
        我也像往常一样,平凡的出任务,平凡的吃饭,平凡的休息,就像日向君还在的时候。
        我靠在椰子树下面,想起日向君与我以前的交谈。
        「狛枝,我死了的话,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他当时是看着海面的。
        「区区日向君有资格来教训我吗,连活下去都做不到,还真是符合预备学科的作风呢。」我记得自己仍是那样的口吻。
        他笑了,「我可是认真的。」
        当时我在想什么呢。
        如果日向君死了,那样简直能够毁灭我的不幸,会换来怎样几乎可以拯救我的幸运呢 。
       
       
        今天是日向君不在的第34天
        今天我就像以前一样,平常的出任务,平常的吃饭,平常的休息。
        我想起日向君死后第三天。
        [死]
        我从未想过我会直面日向君的死亡。
        我靠在房间的角落里。
        小泉在敲门,焦急地呼唤我。
        日向君,死了吗?
        手机屏幕亮了,七海气呼呼地鼓着脸。
        「狛枝君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这怎么可以。」
        我问她,「日向君死了吗?」
        房间内异常的安静。
        我走出房间,看见小泉和一些人惊讶地看着我。
        我感觉到自己嘴角有了弧度,「竟然劳烦大家为我这种渣滓担心,还真是罪过呢。」
        他们带我吃了饭,奇异地,我以为自己会因为日向君的死没有胃口,拒绝交流。
        可我只是像平常那样普通的吃饭,普通的交流。
        就像日向君就在我身旁。
       
       
        今天是日向君不在的第35天
        我依然普通的出任务,普通的吃饭,普通的休息。
        没有悲痛欲绝,也没有一起赴死,我只是平淡的活着。
        唯一令我惊讶的是,日向君的死亡所带来的不幸,并没有发生足以抵消它的幸运。
       
       
        今天是日向君不在的第36天
        平淡的出任务,平淡的吃饭,平淡的休息。
        但我意识到了,日向君的死亡所带来的不幸,与之带来的幸运是,带我脱离了等价交换的怪圈。
       
        我变成了一个平凡人。
       
       
        而即使日向君死了,我却仍然如他希望的那样好好地活了下去。
        好好的出任务,好好的吃饭,好好的休息。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